麥麥動態

            已經沒有真正意義的“國漫” 發布時間:2020-11-12

           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,國漫成了動漫界的熱門話題

            現如今圍繞國漫的風評有兩種,其一:國漫質與量全面提升,國漫崛起可期。

            其二:國漫發展受限嚴重,題材單一,與其他動漫大國相比仍有很大差距。


            國漫會崛起嗎?如果站在當前最熱檔的《姜子牙》上映之后的時間線上,答案大概率會很悲觀。在社交平臺上,人們關于這部作品的討論呈現著明顯的“兩極分化”態勢,并隨著“營銷期”的過去在10下旬之后徹底走向負面的一端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有人批評它敘事無力,無法駕馭宏大命題,概念設定混亂、人物設定缺乏特色,進而引述出“中國缺乏講故事的人”這個觀點。也有從業者進行了技術分析,指出《姜子牙》里視覺上的“暗”(被稱為“關燈”)等細節實際上是為了掩飾“偷工減料”,進而證明了“專業對資本的服從”。
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人們甚至已經開始對“國漫崛起”這個話題本身表現出了厭煩情緒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在人們的記憶里,無論是2015年的《大圣歸來》、2016年的《大魚海棠》、2019年的《白蛇:緣起》、《魔童降世》,還是更早在《魁拔》、《十萬個冷笑話》,幾乎每部作品都承擔過這句口號,吸引過人們的振臂一呼。可以說,在近十年的輿論討論中,國漫似乎從來就沒有缺乏過所謂的“希冀”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“總是希冀”,這顯然太不正常了。

            很多人對國漫是有感情的,有一部叫《大鬧天宮》的動畫片,在豆瓣上評分是9.3,制作于1961年,由此可見,國漫曾經是有過一定水準的,這期間也有過不少膾炙人口的佳品。

            后來國漫發展出現斷層,不少優秀動畫作品夭折,制作公司破產。幾十年間國漫凋零,而鄰居日本則讓我們相形見絀。

            這其中的原因有人指出是由于國家政策的限制,以及社會文化上對動漫產業的輕視。


            不管原因是什么,國漫在近期似乎又重新煥發了生機。也是文化的松動,也許是受到喜羊羊大熱的刺激,國漫再也沒有沉寂下去的理由。

            但是國漫作品井噴,作品卻質量良莠不齊的現象也引發了爭議。

            對于大部分動漫觀眾來說,陪伴童年的不是國漫,心目中的英雄也不再是中國經典的動漫形象。所以很難對國漫有一個客觀的看待。

            今天,當人們回憶起國漫巔峰時,所感慨的民族特色、精工細作的印象,大概率來自在這個階段,許多家喻戶曉的寓言故事,也在這樣的熱潮中被國漫塑造成了“國民記憶”,定義了幾代人的童年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在《神筆》中,擁有神奇畫筆的馬良,落筆成真。這種奇幻的想象,絲毫不亞于十余年后出現的,那個擁有神奇口袋的哆啦A夢。而寓于故事中,神筆為窮苦百姓作畫的設定,馬良不為官員畫金元寶的情節,更是將中國樸素的善惡觀,播種在木偶動畫中。
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以《小蝌蚪找媽媽》為代表的水墨動畫作品,將藝術極大程度融入動畫生產。在那個年代,想要把水墨畫作搬上銀幕,不僅要做到手稿的還原和精細,更要確保同一個動作水墨色彩的相同和連貫,還需要想盡辦法制作出渲染效果。因而當團隊克服阻礙,將動畫呈現在世界面前時,水墨動畫驚艷了無數人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日本動畫大師高畑勛,就在接受《南方周末》采訪時直言,“特偉先生的水墨動畫片,讓我們驚嘆不已。可以說,我們那些留白較多的作品正是受到了他的影響。”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在許多呼喚國漫崛起或者復興的語境中,動畫和漫畫總是雜糅在一起。但在梳理之后,我們可以發現,在相當長遠的時間軸上,中國動畫和中國漫畫的發展并沒有太多交集。囿于歷史發展和產業結構,漫畫的市場關注和政策扶持,遠不及動畫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這種長久的不平衡狀態,在近十年來才開始改變的。

            國漫發展到當前實屬不易,有了國家政策的扶持,有了大批的專業人才,縱然技術不足也已經有了不錯的成果。再內容上也沒有可以模仿國外的理念和創意,有著自己的自信和堅持已是難能可貴。相信國漫有一天也能有不輸于國外的作品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“崛而難起,復而不興”循環里,被反復告知要寬容和等待的人們,如同拿著張破船票,緊了緊衣裳,踱著步子,在霧靄沉沉里等著遲遲未進港的國漫巨輪。就算不能知道等待的終點在哪里,再不濟也要在港口生一團火,持續添柴,暖人心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我還記得去年10月,我在知乎上看到過這樣一個提問“兒子都19歲讀大一了,為什么還喜歡看動畫片?”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一年多來,該問題累計瀏覽量超過846萬,引發的關注,雖然不及“如何評價動畫電影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” 逾2000萬的瀏覽量,但數據已經達到“如何評價《羅小黑戰記》動畫電影?”的四倍。截至11月4日,共獲得5592個回答,甚至連A站官方號都親自“下場”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其中大多數的回答圍繞“動畫是不是給小孩子看的”展開討論,但事實上,看動畫等同于幼稚,這一刻板印象由來已久,相當一部分網友都表示,不僅是自己的家長,甚至一些朋友也存在這種偏見。換句話說,這個問題的爭議,不僅僅是家庭矛盾,父輩與孩子的代際沖突,更大范圍來說,它可能是泛二次元用戶所承受的群體偏見的一角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而想要暖人心的火和柴,大概就是國漫從業者有著相對可觀的收入維持生計,漫畫家安心版權的歸屬,自由創作,當年輕的孩子告訴父母和同學,自己未來要畫漫畫、做動畫時,不會被當做一個不正經的夢想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上一條
            下一條
            小草视频高清在线观看